相思始觉海非深是由作者星尘火火为大家为的经典豪门虐情作品。大家都知道吧?那么接下来188bet官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思始觉海非深免费阅读。喜欢相思始觉海非深这本书的小伙伴们表错过哦~小编也挺喜欢这本书的。

《相思始觉海非深》全文已出。

薇信搜索公众号【鹦鹉看书】关注后回复“相思始觉海非深”即可阅读小说全部章节啦!

《相思始觉海非深》小说简介

在我人生最狼狈最黑暗的时候,他如天神般出现,给予我无限光明。

待我渐渐沦陷,才发现,他只是在透过我,看另外一个人。

情深不知归处。

有你的岁月,不问归途。

《相思始觉海非深》章节试读

眼泪从我的眼角溢出,连我亲妈都帮他算计我,我还能怎么办? 他粗暴的解开皮带,扯下我最后一道内衣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 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,敲门声响起。

我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,发出求救声,宋清峰用手紧紧捂住我的嘴,对外面吼道:“谁,给老子滚!” 外面人没有说话,紧接着听到一阵砸门锁的声音。

片刻后,门开了,阳光洒进来。

那道高大颀长的身影就那样沐浴在万丈光芒中,渐渐走近我,然后脱下外套,将我紧紧裹住,“就说让你跟我去领证,你不去,出事了吧?” 泪眼朦胧中,我感觉他犹如天神一般,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,我开口道:“我去,我跟你去。”

宋清峰不乐意了,“言默,我为了娶你,可是给了你妈五十万的彩礼,你悔婚,就得还钱!” 陆厉行将我抱起,朝外走去,对跟着他进来的保镖说:“给他五十万。

顺便从她家里找出户口本。”

陆厉行将我抱进车里,药效发作,我忍不住黏在他身上,不自觉的蹭,我带着哭腔说:“我不行,受不了了……” “我帮你……言默,你欠我越来越多了。”

他说完吻住我的唇,我们在车里,抵死纠缠…… 下午,我在身体绵软无力的情况下被他拖去民政局,领了证,然后被他带回自己的别墅。

就这样,我在阴差阳错,猝不及防中成了陆夫人。

但其实,陆厉行并不是每天回家,他大概每周只过来一次,然后要我。

我会在第二天早上给他做好早餐,他吃完就离开了。

我们聊天不多,但是他对我态度还算温和。

渐渐的,我竟然开始期待他每次归来。

我后来专程找我妈把所有事情解释了一遍,宋清峰开始只对她说我出轨,没说自己出轨的事情,所以我妈才会那么愤怒,知道真相后,对那天给我下药的行为很是懊悔。

我并不怪她,她这些年一个人带我,很不容易。

我每天照常上班,那件事之后,袁晓晓被调去了市场部,公司里的人议论纷纷,我没管他们,只是埋头工作。

两个月后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我有了陆厉行的宝宝。

我满心欢喜,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家三口幸福玩闹的画面,我迫不及待想要告诉陆厉行这个消息,于是我下厨做了一份爱心午餐,去了他的公司。

这是我第一次去立兴集团找他。

前台不让我进去,不过幸好碰到了那天我们领证时也在现场的保镖孙立,他对我态度很恭敬,称呼我夫人,将我带去陆厉行办公室。

陆厉行在开会,孙立让我在办公室等。

陆厉行办公室很大,孙立出去后,我忍不住站起来四处走动,看看墙上挂着的画,看看桌上的花,我想通过这些,多了解陆厉行一点。

忽然,一个相框闯入我的眼帘。

我的身体渐渐僵硬,手中的饭盒骤然变得如同千斤重。

“哐当”一声,饭盒掉落在地,盖子散开,里面的爱心午餐洒了一地。

那相框里,是一张我再熟悉不过,却厌恶无比的脸。

那张脸,跟我有七分相似。

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郁雪宁。

郁雪宁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陆厉行办公桌上? 为什么? 我捂住心口,感觉那里一阵阵的揪疼。

哪来的什么一见钟情,哪来的什么温情缠绵,怪不得他看我的眼神,总是那么复杂。

原来,我不过是一个替身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陆厉行的声音骤然响起,对我来说,如刺骨的寒风。

第六章我不离婚

“你,跟她,是什么关系?”我指着相框,声音在颤抖。

“这不是你可以过问的事情。”

陆厉行声音前所未有的冷漠,“孙立,送她回去。”

孙立进来,很抱歉的请我出去。

我终于发现,我其实什么都不是,我的身份,只是陆厉行花钱买回来的替身。

孙立在路上犹豫了很久,才对我说:“夫人,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,但你千万别跟陆总说是我说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承诺。

于是孙立给我讲了陆厉行和郁雪宁的事。

他说,陆厉行和郁雪宁在大学的时候是情侣,陆厉行很爱郁雪宁,毕业的时候向她求婚,被拒绝了。

郁雪宁喜欢上了一个美国留学生,跟着他出了国。

那时候,陆厉行家境只算中等,父母都是普通教师,郁雪宁嫌他没前途,所以走了。

陆厉行从此再不问女色,一心扑在商场,靠着父母筹集的十万做起步资金,用五年的时间,一步步走到了今天,创造了立兴集团的辉煌。

听完整个故事,我的心里好过了一点。

陆厉行原来也是被郁雪宁伤害过的人。

从这点来说,我俩算同类,我被郁雪宁伤害过不止一次。

我开始在家默默等陆厉行的下次归来。

我想好好对待他。

终于,半个月后的傍晚,陆厉行回来了。

我兴奋的冲过去,却见他怀里轻轻揽着一个女人。

那个女人扬起脸来,对我露出微笑,“默默,我已经听厉行说了,真没想到,你们会结婚……” 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,“你为什么会回来?” 陆厉行看着我,缓缓道:“言默,很抱歉,我之前因为对雪宁有些误会,所以一直在恨她,你跟她长得有些像,所以我见到你后,起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……现在误会解开,我和雪宁已经重归于好,我们离婚吧!” 我如坠冰窟。

这就要离婚了? 当初撞见宋清峰出轨的时候,我虽心痛,但更多的是愤怒,此时面对陆厉行的冷漠,我竟觉得心脏停止跳动般,压抑的窒息。

“可我还欠你钱……”我喃喃的说。

“不用你还。

明天就去办离婚证。”

他的语气毋庸置疑。

我看向郁雪宁,她嘴角上扬着,表情间全是嘲讽和奚落,我知道,她在嘲笑我。

“我不离婚!” 我抬头看向他们,神情坚定。

今天换做任何别的女人,我大概都会让位。

因为我知道,陆厉行从来不曾对我动心过。

可郁雪宁不行! 没有谁比我更了解,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。

我不想给她让位! 陆厉行好看的眉头蹙起,想了一会儿说,“我可以给你钱补偿,想要多少,开个价吧。”

我的身体微微摇晃,在他眼里,我竟是一个爱慕钱财的女人。

“我不要钱,我不是她,陆厉行,你是不是忘了,她为什么会离开你?”我实在不懂陆厉行为什么会原谅郁雪宁。

“默默,我已经跟厉行解释清楚了。

当初我离开他实属迫不得已,我被医院确诊胃癌,国内治不了,汤尼主修医学,建议我跟他去国外治疗,我为了不拖累厉行,才离开了他……这五年,我在国外到处求医,大大小小手术做了十三次,终于痊愈,才敢回来找他。”